★╟Bonsoir╢晚宴會場★

關於部落格
Madame,Monsieur,Bonsoir

先生,女士,晚安









Nitro+CHiRAL系列主食









  • 1846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鋼殞

「你…又做了人體煉成?」黑髮的軍人走近少年,抓著少年的肩膀用力搖晃大叫。少年依然沒有抬起頭,只是輕微的點點頭。 「對不起…」沙啞無力的聲音。 「阿爾馮斯呢?他在嗎?」少年的身體聽到了熟悉的名字而發抖, 「你果然…想要恢復你弟弟的身體。鍊出來的也還是不完全的物體吧?東西呢?」 環顧四周,地上殘留著煉成後的殘骸、噴灑的血液和沉靜不動的盔甲。唯獨不見那煉成失敗的煉成物體。 「我把它埋到後院…和媽媽放在一起…」少年的身體縮得更緊,抽噎的說著,說完便小聲的哭泣著。 「上校,最好先帶愛德華到軍方司令部休息一下,並請人清理一下這個地方。」霍克愛中尉走了進來,冷靜的向上司發言。 羅伊拉了愛德手臂,愛德緩緩抬起頭,兩眼散發著黯淡的金色光輝,望著靈魂已消去的盔甲空殼。 「走了,鋼仔。」羅伊強行拉走愛德,愛德踉蹌的和羅伊走了出去,坐上了馬車,和軍方回到中央司令部。 「關於愛德華的事情,敢說出去的話,不只有離職這麼簡單。」向門口懷疑的憲兵提出警告後,羅伊帶著披上他黑色外套的愛德走到軍方的休息室。 「衛浴室在那邊,洗乾淨後那裡有換洗衣物,在你心情恢復前你可以自由使用這個房間。」愛德依然把頭埋在雙腳間,羅伊望了一眼後便回辦公室辦公。 門關上的沉重聲音,房間恢復了寧靜。 愛德望了四周,慢慢的走下床。 清爽的水聲,洗淨身上的血污,浴室的地上染上嫣紅了的血水。 穿上軍方的襯衫,愛德無力的趴在床上。 「老兄!我們把你弟弟的盔甲送來了。」哈博克叼著菸,一面把盔甲給推進來。 愛德回過頭,弟弟的盔甲沒有任何破壞,只是已經不會開口說話。 「謝謝…」愛德悄聲說,哈博克確認了一下後,便離開房間了 坐在盔甲的面前,望著空洞的眼睛。 「阿爾…都是我不好!如果我沒有作人體煉成的話…你就不會消失!…你消失了,我以後要怎麼繼續前進?」 「我們不是要一起繼續找賢者之石嗎?拜託你趕快站起來吧!」雖然愛德這麼說,但盔甲還是不為所動,愛德的眼角流出眼淚。 「我曾經害怕你恨我…但是…我現在寧願你恨我!」 愛德抓著盔甲的手,嗚噎的對著盔甲哭泣。 「哎呀~矮子鋼仔!好久不見了阿!」不知道何時出現在房門門口的恩維,正對著他邪笑。 「你是在第五研究室的…恩維…?」愛德已無力和別人爭辯,只用黯淡無神的眼睛看著他。 「你還記得阿~客套話不說了,你看這是什麼?」 恩維拿出一顆閃耀著紅光的石頭,在愛德的面前轉動著。 「賢…賢者之石?」愛德激動的大叫,但恩維沒有要交出來的意思。 「說吧!你要什麼等價交換?」愛德看出恩維的眼神涵義,忍住衝動問著。 「真不愧是鋼之鍊金術士,馬上懂我的意思。」恩維把石頭放回左手後方,一邊靠近愛德。 「代價阿~等一下我就告訴你」 恩維笑的更邪惡,壓住愛德手腳。 「睡著了阿…」羅伊走了進來,看見在床上換好衣服的愛德,一面把開著的窗戶關起來。 「是錯覺吧…怎麼好像有人來過的感覺」羅伊心裡的直覺想著。 「大概是其他軍人吧…」雖然心中還是有著疑問,但看見愛德沒事便離開了。 「早安阿~矮子鋼仔」邪惡的身影坐在窗檯上。 金色的頭髮在晨光下特別耀眼,但和頭髮一樣的金色眼睛卻依然黯淡無神。 「好啦~我要說出條件了」玩弄著黑色頭髮,恩維漫不經心的說 「我要你殺了火焰上校,他已經不算是祭品了,他死了好方便我擾亂中央司令部」 「……!」愛德張大眼睛。 「希望你能趕快完成任務,你就可以趕快見到你弟弟了」 語畢,恩維便從窗戶飛躍出去。 「我…要怎麼做?…阿爾?」 「牛奶還是沒有喝阿?」 「少囉唆!無能上校」 「看來你恢復了嘛?」 「……」 愛德臉色變得凝重,兩手手指緊扣著。 羅伊察覺到這不尋常的動作。 最近愛德都不見人影的? 「鋼仔老兄的情況好了吧?」 「好像已經好了,但是好像還是怪怪的。」 「最近他一直在三號倉庫那找資料,好像都是在找關於什麼銜尾蛇的組織?醫護人員說身體好像也越來越虛弱。」 哈博克把手中一疊報告書放到桌上後離開了辦公室,羅伊盯著手上的筆發呆。 就像在隱藏著什麼東西一樣… 「鋼仔他…有什麼秘密嗎?」 回應他的是滿桌無言如小山的文件。 深夜 羅伊在床上翻覆著,完全睡不著。 「究竟是有什麼事?」 瞪著天花板,羅伊想盡了也想不出愛德到底心中藏了什麼。 忽然間聽到有人躍上屋頂的聲音,看來是想要到羅伊的房間內。 帶上發火布手套,羅伊轉過身裝睡。 一個矮小的身影探出頭來,確定羅伊睡著後,便跳進屋內。 「是什麼人想要對軍方不利?總之先逮住犯人來質問。」 等到他走近身邊,要攻擊時就翻身點火。 黑影越來越靠近,走到了羅伊的床邊。 「愛德?不對,他這麼晚來幹麻?可是身影…」 還是先不要動好了。 月光照在黑影的臉上,金色的頭髮和眼睛,銀亮的機械鎧。 「是愛德!」他來幹麻?臉色嚴肅的不像是單純來玩的。 舉起煉成匕首的機械鎧,瞄準床上的人背部心臟要害, 正當羅伊準備要抓住愛德時,機械鎧卻放下了。 愛德跪了下來,機械鎧煉回原來的樣子,兩手緊抱著頭部,一付痛苦的樣子。 過了兩分鐘。 愛德了站起來,抹去臉上的淚水,望了一下床上的羅伊,便跳向屋外。 「這究竟是怎麼回事?」這就是愛德隱藏在心中事情嗎? 雖然一頭霧水,但還是忍不住合上眼睛睡著了。 第二天,愛德和平常一樣,好像那天晚上的事情沒發生過一樣。 接下來的晚上,愛德也沒有出現。 「只是做夢嗎?」羅伊自言自語的說 那為什麼那晚會這麼真實? 「已經一個月多了耶!而那火焰上校現在還活蹦亂跳的!」 恩維生氣的大吼,愛德緊張的靠在牆壁。 「我先聲明,賢者之石只剩下一顆,如果你今天之內還沒解決掉的話,我就把石頭給破壞掉!」恩維憤怒的說完話後,自窗戶跳躍出去(不走正門的…) 「阿爾…我到底要怎麼做?」 我真的…好想見你…再回到我身邊。 到了夜晚,愛德再次來到羅伊的房間。 羅伊也像那天一樣背對著他睡著。 「鋼仔…」 羅伊突然從床上坐起,面向愛德。愛德驚訝的把右手機械鎧藏到背後。 「你應該不會有想殺我的念頭吧?是誰指使你的?」 愛德咬緊下唇,不發一語,全身發抖著。 窗外竄出一陣黑影,羅伊趕緊伸到枕頭下去拿發火布手套,卻找不到。 「火焰上校~你在找這麼嗎?」 恩維高高的舉著畫著煉成陣的手套,一邊看著羅伊。 「鋼之鍊金術士,如果你想要再見到你弟弟的話,就帶著上校的屍體跟我拿賢者之石。」 「鋼仔!別聽他的話!」 愛德緊抓著機械鎧,雙手發抖,跌坐在地上。 抉擇, 「煩死人了!別給我動都不動,我數十!再不把他給宰了的話,我就把石頭給破壞!」 恩維不耐煩的舉起手中閃耀著紅色光芒的石頭,怒瞪跪在地上的愛德。 「十…九…八…七…」 愛德仍然跪在地上。 「六…五!四!」 恩維憤怒的大吼,但愛德好像沒聽到他的聲音一樣。 「三!二!一!」 正當恩維要舉起石頭破壞時, 愛德站了起來 「哈哈哈~」 愛德突然笑了起來 「愛德?」羅伊不解的問著。他心智崩潰了嗎? 愛德停止笑聲後,微笑望著窗外。 做出決定 閉起眼睛,雙手合十 煉成光芒閃爍,照亮了整個房間 「你!」 「鋼仔!!」 阿爾… 我們倆又可以在一起了 我們不會再分開了! 「哥哥!~~」 在山坡上阿爾小小的身軀招著手 愛德張大眼睛望著景色 青新的草原 清澄的藍天 熟悉的利賽布爾 「要吃飯了!哥哥~~」 「喔!我馬上過去!」 柔一揉眼睛,朝著阿爾的身影跑了過去 機械鎧躺在地上 雨聲中, 銀色的光輝染上了焰紅。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這個嘛……我喜歡悲文 最後一句的意思…..聰明的讀者們自己知道(眾歐)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