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nsoir╢晚宴會場★

關於部落格
Madame,Monsieur,Bonsoir

先生,女士,晚安









Nitro+CHiRAL系列主食









  • 1846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焰淚

我的職業是軍人,階級是上校,以及國家之鍊金術師──焰之鍊金術師的稱號, 只要接到命令,便會被派上前線,消滅任何對國家不利的事物。 其實對我們這些國家鍊金術師來說並不是件難事,只是用練金術殺人和破壞而已,況且都是無辜的居民和平凡的城鎮。只要輕輕的彈指一聲,眼前的障礙便會化成炙熱的火焰,火舌吞噬一切,哀號的慘叫聲便是這火焰樂章的旋律,而我,便是這奏鳴曲的指揮 奏出血的樂章 鳴響火的曲調 在戰場上,所有的景象都是紅的。 猩紅的血液,朱紅的火焰,和被血染紅的軍服 望著雙手,猶似還能聞到那刺鼻的血腥味 所有的軍人都麻痺了,隆隆作響的砲彈聲中,攻擊、砍殺、射擊、倒下、遞補 縱使接連的勝利,也沒有人歡呼。 在瓦礫堆中的,或許是他們那面目全非的殘破家園。 再火燄中舞蹈,也許是他們那親愛的家人兒女親戚。 怎麼能夠歡笑?為了毀滅了家而歡呼? 只有一個人,在腥風血雨中興奮的狂笑著。 ──────炸彈魔金普利 在成堆被破壞的不成人形屍體中,滿足的看著沾滿鮮血的手,高聲嚎叫著 浴血的猛獸 看著他的眼睛,我愣了一下 在那染血的雙眼中,我看見他所追求的刺激、快感、瘋狂 ─────那不是人的眼睛,是鬼的眼睛。 幸而在戰爭過後,金普利因連續違反軍令,以殘殺同伴的罪名入獄。 在獄門關上的前一刻,他陰森的回望一眼…… 十多年後,我以前任職的東方司令部發生暴動,我和其他的鍊金術師被派去震壓 這次的東都,被畫上了血妆。 在成堆的屍體中搜索剩下的暴民,並加以殺害,在成堆的屍體中幹這種事令人作噁 搜索到了軍方十三號倉庫,當我正打開倉庫的門,拎起布包搜索時,卻被一雙手扼住了脖子,頓時呼吸困難。 「唉呀~馬斯坦古少將,剛好碰到你阿!」 雖然在掐脖子上的力道漸漸增強,我還是盡力的轉過頭,隨即對上一雙血色鬼眼。 「炸彈魔…金…普利…」 「沒錯。」金普莉邪笑著。 在十年前,監牢中的死刑犯因不明原因集體逃脫,包刮紅蓮之鍊金術師──炸彈魔金普利,後來在第五研究室爆炸時搜尋出死刑犯的屍體,但是唯獨沒找到金普利的屍體。 十年後,金普利利用人民對軍方的不滿,進而挑起暴動,自己則潛入軍方設施內殺人。 「今天…又可以看到壯觀的煙火呢…」 金普利雙手的鍊成鎮逐漸變熱,臉上也顯露出噬血的神情。 羅伊卻露出勝利的笑容。 「你沒…待過東部…吧…」 「是又怎樣?」 金普莉瘋狂的看著,羅伊從容的舉起了右手 「這…可是…存放軍火…的倉庫…」 啪嘰! 爆炸聲和煉成的聲音交錯,一瞬間,倉庫轟隆一聲爆炸開來,衝天的火焰照亮了整片天空,遮蔽了人們的視線。 羅伊‧馬斯坦古,因公殉職,死後連升二級,階級將軍,享年39歲。 在墓園的墓碑上,刻著馬斯坦古將軍的名字,卻沒半個人落下眼淚。 『早就知道我會有這種結果……』 喪典後,只剩下一個人仍佇立在墓碑前,在黃昏的夕陽照射下,金色的頭髮隱隱閃爍,背對著陽光的臉龐因陰影看不清楚。 『你是誰?』 正想尋問那個人時,卻看見他已轉身離去,但墓碑上多了一道淚痕。 『究竟是誰為我哭泣?』 那熟悉的身影……想不起來 「羅伊!」 張開眼睛,只見自己在一部軍車內,車子搖搖晃晃的開動著,愛得的頭在正上方看著我。 「都要去東部鎮壓了還睡!」 「沒什麼…只是做了個夢…」 迷迷濛濛的揉了眼睛,羅依笑著看著愛德,燦金色的頭髮在黑暗的車廂內仍清晰可見。 「是什麼樣的夢呢?」愛德好奇的問。 羅伊看著外面晴朗的天空,若有所思說著。 「是一個好夢呢……」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真的是個好夢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