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nsoir╢晚宴會場★

關於部落格
Madame,Monsieur,Bonsoir

先生,女士,晚安









Nitro+CHiRAL系列主食









  • 1846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鬼月]彼岸

他是個小男孩,穿著不知哪個時代的衣服,紮著兩條小辮子。在河邊撥著水玩,撥起一陣陣漣漪。表情很純真,和這哀傷的世界完全相反。 「小弟弟,你怎麼會在這裡?」 我對著河的彼岸呼喚著,小男孩抬起了頭,對著我天真的笑著。 「我不知道阿!我一張開眼睛就在這河邊。」 原來又是一個可憐的靈魂,不知道何處依靠。 在這河畔見多了,但從沒見過如此純潔的靈魂。 通常不是哀傷的蹲坐在河邊,就是躊躇的漫步,後來便會有一道朱紅色的橋,把它們接來這裡。 這男孩很特別,臉上完全見不到哀傷的神情。 「這河水好清澈喔!可是為什麼看起來是灰灰的呢?」 小男孩對著緩緩流動的河水發楞,對著這奇怪的河水顏色十分好奇。 「這條河,叫做冥河,因為靈魂在過這河時,把所有的哀傷都拋入河中,河水才會如此暗淡。在河的這一端叫做彼岸,是死去的人的靈魂的處所,而你的那一端,再過去就是活人的世界。」 小男孩愣了一下,隨即又好奇的發問。 「那大姊姊你是鬼嗎?」 「是的。」 我笑了笑,小男孩卻瞪大了眼睛望向我。 「你以為鬼是披頭散髮,尖牙利爪然後夜晚到處吃人?」 「對阿!媽媽都這麼跟我說的!」 我很喜歡這小男孩,單純無邪的樣子很討人喜愛,我覺得有很熟悉的感覺。 「大姊姊你活著的時候是怎麼樣?」 我愣了一下,慢慢的只覺得有一絲絲暖暖的東西傳入我腦中。好像是很久遠、很久遠的東西…… 「我已經忘記了,就在要過奈何橋時…」 過奈何橋時,會有一個慈祥的老婆婆,她叫做孟婆,她會讓你喝下一碗湯,叫孟婆湯,你就會忘卻人間的事情,成為一個新的靈魂。 「為什麼要這樣?」 「這樣子才能讓一切歸零。」 陽世間的種種,本該在投胎轉生就該一切洗淨,所以剛出生的嬰兒才會純潔,在陰間的洗滌會帶走任何悲傷,到另一個世界,可以不必再痛苦… 「那大姊姊你也不記得任何人摟?」 我搖搖頭,哀傷的笑著望向他,河面上開始漫起薄薄的迷霧。 「小弟弟,你該走了。」 「疑?」 我望向旁邊的河岸,白朦朧的霧中出現一做朱紅色的影子,彎彎的撘築聯接兩岸。 「奈何橋已經搭起來了,你快往你身後跑,不要讓別人發現。不然你也會變成鬼的!」 小弟弟愣了愣,隨即站了起來,轉身便要跑走。 「等一下!」 我叫住了小弟弟,摘取了一躲鮮豔的紅花投入河水,河水緩緩的把紅花送到小弟弟腳邊。 「這朵花送你,你的名字叫什麼?」 小弟弟撿起花後,燦爛的抱以微笑。 「我叫千霿!」 我心裡被一股電流通過,驚訝的望向小男孩。 「趕快跑吧!千霿!」 我會記住你的,千霿。 在望向小男孩奔跑的背影中,我不知不覺得叫出一個名字。 千瀲…… 千霿大聲的回應。 「大姊姊妳的名字很好聽喔!」 是嗎?那是我的名字? 千瀲…… 我臉上流下了兩道淚水,為第一的記憶而感動。 我已經失去了好久…我的記憶。 記憶原本就該在悔恨中失去,斬斷所有紅塵的聯繫。 但我,這條斷裂的繩索,卻一段段繫起往日的回憶。 你就在我的記憶深處,我的千霿…… 「千霿!千霿!」 千霧緩緩張開眼睛,映入眼簾的是著急的母親。 「媽…媽媽!」 母親緊緊的抱住千霿,抽噎的說著。 「你生了一場大病…我們都以為你活不了了…」 千霿仍在朦朧的回想方才的景象,一切都讓他覺得…好熟悉。 「媽媽…千瀲姊姊是誰?」 母親抱緊千霿的雙手鬆開,緊張的瞪著千霧。 「你…怎麼知道…你姊姊的…名字?」 千霿看著右手,仍握著那艷紅色的彼岸花。 母親的兩頰上落下兩行眼淚,指向供桌上的木製牌位。黝黑的字體刻篆著死者的名字… 爐內焚香裊裊,千霿只覺得依雙溫暖的手輕拂他的雙頰...... -------------------------------------------------------- 鬼月寫文章了~~~以後將推出陸續鬼月系列~~~(聽說啦!) 情人節的時候不寫文章偏偏鬼月來寫... 沒辦法~我就是愛挑"良辰吉時"寫文章~~~ 算了,霙~以後再補貼情人節文章好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