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nsoir╢晚宴會場★

關於部落格
Madame,Monsieur,Bonsoir

先生,女士,晚安









Nitro+CHiRAL系列主食









  • 1846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浴室

「終於結束了…」 剛結束完教團操死人的任務的亞連和拉比,疲憊的躺在旅店床上。 他敢說,這次任務出現的惡魔,一定是故意的!他房間裡的蟑螂都沒那麼多! 更何況蟑螂拖鞋打一打,哪像惡魔用的渾身肌肉酸痛。 現在他們只想困倦得沉到床裡永遠不要起來。 「INNOCENCE已經回收了吧?」 亞連哀怨的發問。 「探索班的已經先回教團了。」 拉比無奈的回答。 「那就好…」 如果再被那捲毛室長拖去處理過程報告的話,還沒回教團就因疲勞過度而死在半路上了。因為過勞死而留名的驅魔師史無前例他可不想當開拓先驅者名留青史啊!!! 算了,全身痠痛我要熱水~熱水! 「亞連?你要去哪?」 拉比扔掉沉重的團服靴子配件看著拖曳疲憊身子的亞連隨時都要昏倒的樣子。 「我要去洗一下澡…全身痠痛…」 亞連幾出最後幾個字後隱沒浴室悄然無聲。 「豆芽菜?」 如果說他恨惡魔 那他現在最恨的就是惡魔! 亞連努力的左轉右轉,水龍頭寧死不屈也不擠出一點水來。 就在他決定再扭不出來就要發動INNOCENCE時,熱水自亞連頭上嘩啦澆下。 「啊啊啊啊啊啊啊!!!! 半夢半醒的拉比被一聲淒厲的慘叫嚇醒,急忙的打開浴室門大叫。 「喂!亞連!亞連!怎麼了!」 拉比眼直直的瞪著眼前渾身溼透的豆芽菜,眼前的豆芽菜已經脫掉長褲,稍過長的上衣襯衫溼漉的服貼在亞連身上引人遐思,白皙的肌膚在近乎透明的襯衫下清晰可見,胸前粉色的兩點更是一覽無疑。 「拉…拉比我沒事你出去啦!」 被看的渾身不自在的亞連因熱水昏昏脹脹,被熱水燙而緋紅的臉頰修榷的更加艷紅。正想要叫拉比出去的亞連腳步一個踉蹌,濕滑的地板讓他重心不穩往前撲倒拉比身上。 不自覺抱著倒下的亞連,拉比回神的看著倒在懷中的豆芽菜,觸手的肌膚柔軟好戳,光滑的背部和白嫩的頸子看的誘人想咬下去,呈向前伏倒的姿勢讓翹起的臀部微微曝露出襯衫外。 亞連被拉比抱著臉頰發燙,扭動著想掙脫出,但拉比的手箍得死緊掙脫不出,而且另一隻手開始毛手毛腳的揉來揉去,亞連被拉比突然的動作驚嚇的掙扎更厲害。 「拉…拉…拉比…」 拉比手在亞連腰部又揉又捏,還用邪惡的眼神盯著他看,亞連輝攪亂踢想反擊卻反被拉比用腿夾住腳剩一隻腳懸空亂揮,正抽身往上想逃卻重心不穩倒在拉比肩膀上,拉比變扣著亞連的腰不讓他起來。 「拉…拉…拉比不…不要…!」 亞連下的驚慌失措,而且襯衫正一點一點的拉上來。 拉比趁亞連的一個掙扎順勢把亞連壓上浴室牆壁,雙臂仍死緊扣著。 「這釦子太礙事了。」 背脊貼在浴室壁面的亞連胸前正面對著拉比的臉,拉比用嘴咬開最上面的兩個釦子,亞連白淨的胸膛裸露在拉比面前。 「拉…拉…拉比…拉比…!」 「不要怕嘛!我又不會吃了你。」 「嗚嗯!」 原本放在腰間的手往下一到亞連臀間撫弄,拉比輕咬著亞連胸前的凸起用舌頭勾弄著。下面的手在亞連臀股間撩動。由胸口緩緩吻上亞連頸子留下數點殷紅的印子。 「拉…比…不…不要…嗯!」 拉比吻上封住亞連嘴唇,舌頭在口中交纏,激動的讓亞連不能呼吸般發出嗚嗚的掙扎聲音,像吸吮亞連唇上的甜美一樣,只要亞連一掙扎拉比便吻得更用力幾乎窒息。 拉比放開嘴唇舔著嘴角享受餘留的甜味,亞連脹紅著臉微微喘氣,雙頰暈得粉紅色,眼角微微顫抖著淚水。 「哭了?」 「我…哪有…」 拉比微笑著試去亞連眼角的淚水。 「喔?那這樣呢?」 拉比把原本柔摸亞連臀部的手手指深入亞連體內抽動,下體含入異物的感覺讓他極度排斥,但身體卻因帶來的快感而微微顫抖著。 「啊…啊…啊…!」 拉比抽動手指,亞連情不自禁的喘息,拉比再插入了第二根手指,最後插入三根手指來回抽動,亞連未經刺激的密穴緊緊含著拉比的手指。 「你真熱…真緊…」 拉比試圖讓亞連擴大而持續抽動,亞連扭動著想舒解這種快感,身體卻隨著拉比的動作抖動。 「怎麼樣?」 拉比抽動一陣子後抽出手指解開衣物,亞連只顧著喘息靠在拉比的肩膀上,下身因刺激刺痛但得到了解脫。 亞連正休息時身上的釦子被扯下,他來不及驚訝下體就被拉比的巨大挺入。 「啊!…啊!…啊啊!!!…」 下體被比剛才更劇烈的刺激著,全身隨著下面的衝刺晃動,要不是背靠著牆壁和拉比的手撐住他他就可能被強烈的刺痛昏倒。努力的想支撐住身體但衝擊劇烈的從下貫入,拉比興趣的看著亞連的身子在他懷裡搖晃嬌喘,拉比一頂入了深處亞連便痛的叫出聲來。 「啊!…啊…痛…痛!…」 「等一下就不會那麼痛了。」 亞連的喘叫讓拉比抽動更用力,每一次的頂入都讓亞連痛的齜牙咧嘴,下體的燥熱更讓他不自覺顫抖身體尋求更多快感,汗水由身上滑落到拉比身上,拉比燥熱的分身仍抵在他體內抽動。 「啊…啊…啊…!」 燥熱的抽動下亞連開始扭動臀部配合拉比的抽動。 即使之前先用手指深入,但亞連幼嫩的密穴仍不堪拉比的巨大進出而刺痛,灼熱的觸感在體內衝刺,越來越強的感覺從聯繫的地方傳過來,緊致的內壁感受到的觸電般快感讓亞連開始強烈收縮,到達了高潮,神智不清的放浪呻吟。 不久拉比幾次抽動後在亞連體內解放,洩出熱流到亞連體內。伸出一隻手沾取些許抹上亞連紅潤的嘴唇吻上,唾液混合著在兩人口中交纏。 「睡著了?」我都還沒抽出來呢! 拉比看著在懷中沉沉睡去的亞連,抽離亞連的身體 拉比橫抱起亞連走出浴室抱到床上,親吻著亞連熟睡的臉龐拉起棉被沉沉睡去。 翌日 亞連迷迷濛濛的揉了柔眼睛,看見距離自己臉龐不到一公分的拉比沉沉呼吸著,右手摟著他讓他貼在拉比的懷中。而自己身上更是遍部著令人臉紅的斑點,拉比赤是裸身睡在自己身邊。 亞連想起了昨天浴室裡,不禁臉紅起來。正想下床卻發現全身骨頭痠麻要散掉般疼痛,下體刺痛得無法動彈。 「怎麼了?」 拉比睡眼惺忪的起身,看著坐在床上羞紅的亞連想下床卻無法動彈的窘樣,起身抱著亞連走向浴室。 「我…我自己可以下床啦!」 亞連雖被抱著仍小小的反抗。 「哦?你剛剛不是連動都動不了?」 「/////」 亞連抗議無效,拉比把亞連抱入浴室洗浴了。 只是在嘩啦的水聲中,又傳來了…亞連掙扎又伸吟的喘息 據說,任務結束後亞連還是被拉比抱回房間,並且多人指出看見亞連有一陣子嚴重外八。 據說,科穆伊室長從此刻意的,把亞連和拉比一起出任務,並許可以連再任務結束後有一個月的修養期。 據說,之後探索班的只要能鑽牆壁的鑿子槌子釘子耙子全帶上了,科穆伊尋問過後他們聲明是為了效法古人鑿壁借光。 據說…據說…一切都是據說。 只有一個不爭的事實是,科穆伊室長在結束任務後,會回收迪姆恰比,說是為了檢查功能… -------------------------------------------------------------------------------- 首先先點名一些人, 悠!就是你!你這死小孩跟你說過18禁的會腐蝕心靈要你不看每次都看! 小狗!還有你!我網誌上說了18N還進來你是覺得我這主人沒威嚴?(事實上明明如此) 悠小姐尤其是你!上次國文課下課老師還沒走你還大叫問我H文寫好了沒~~(淚奔) 總之就這樣~~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