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nsoir╢晚宴會場★

關於部落格
Madame,Monsieur,Bonsoir

先生,女士,晚安









Nitro+CHiRAL系列主食









  • 1846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殭屍]殭屍服務02

  我和那剛剛那叫乙酉的金色長髮刺蝟頭小子站在廢棄大樓的外面,果然是壞蛋的組織連外表都看起來很寒酸。   「肚子好餓啊!」   那小子嚷嚷叫著。外面氣溫35度c,我敢說那小子被紫外線殺菌前會先被我轟回天堂。   「死人肚子怎麼會餓,你不會自己去買東西吃?」   好吧!我承認我肚子也在不爭氣的叫了,問題是身上點錢都沒有叫我買茶葉蛋都不夠。   「有什麼地方可以拿到錢啊!」   「哪有只要叫一叫就可以拿到錢的方法?」   「不然有什麼辦法可以先拿錢再工作的方法?」   廢話!當然有,如果可以我真不想用那種方法。      「你是說你們現在因為家境不好所以要出來打工?我們這裡可不是保健室托兒所。」   那老頭呼出的煙燻的我快發飆了,我仍保持微笑謙恭有禮的說。   「我們一定會努力工作的,請拜託老闆僱用我們。」   「你們兩個長的都蠻俊俏的,我就答應吧!相對的你們要預支的錢要工作到付清兩倍為止。」   我按忍住怒氣,生硬的拿起桌上的十萬元現金放到皮箱中。   「好的,謝謝老闆,我和我弟先上樓了。」   我和乙酉到了間骯髒狹小的房間後找個乾淨角落坐下,如我所預乙酉馬上發飆大叫。   「十萬元!十萬元的兩倍二十萬要工作到什麼時候?那老頭一付就是會坑人錢坑死那一型你還跟他做那爛交易,還托我下水!」   「想要預先借到這麼大筆金額就只有這種辦法,而且我們只是當牛郎陪酒又不賣身,騙女人錢很快就湊到二十萬。如果到地下錢莊利滾利,到時候你要裝死人家也會轟掉你屍體,那老頭如果敢膽調整價格,我會馬上拿證明書去告的,再說一路上都是你跟著來的吧?」   「呃……」   我老神在在的說著,乙酉被說的答不上話。   「我先去辦一些事情。」   「那幫我買個飲料!」   「不會自己去買。」   當我好心路人甲?   「唉呀!順路一下記得買芬達!」   還給我點菜?你是想怎樣!   為什麼這小子從廢棄大樓走來就一直跟著我?而且還順理成章的和我住在同個房間和做一樣的工作?我們彼此之間分明是迥然不同的個性,相處在一起肯定和不來,不出幾天他一定會吵著要搬出去。   算了,一堆事情要辦真是折騰人。   光是要走到最近的便利商店就快把我搞垮了,這天好死不死的出個晴朗燦爛的大晴天。   我看那黑眼圈的說要注意防曬,不如直接建議在身上抹水泥還比較有建設性。這個身體的皮膚好像接觸點陽光也會燒焦,當初要改造成殭屍還不如改造成科學怪人可能還好些。   我眼光繼續搜尋著防曬油,這小商店的防曬係數根本不夠!但只得勉強買幾瓶。   「總共1720元。」   夠了,不要用那種看怪物的眼神看著我,不是我無聊要一次買那麼多罐的。   我走出超商門口,找個比較不引人注目的地方把露在外面的皮膚塗上層防曬油,火燙像被螫的感覺才比較好些。   該不會以後都要這樣生活吧!我不禁哀怨的想著。   「你站在這裡幹麻?」   一個看起來像是地痞流氓的混混走過來,盯著我搖頭晃腦的。從他手臂上我就看到他吸毒的針孔,真懷疑吸毒的人到最後是不是腦中都充滿嗎啡和安非他命?   「有錢的話借我一點吧!」   「抱歉,我沒有錢。」   要給你還不如捐給慈善基機會。只可惜我不是大好人,也不是好惹的人。   「再見。」   「你給我站住!想這樣就溜了?」   很標準的小混混台詞。   他的手搭上我的肩時,我回頭狠狠的瞪他一眼。這全身都是臭死人煙味的傢伙還用手碰我?   「你給我滾開。」   「你這小子太囂張了!」   接下來應該是他衝上來然後我們彼此互毆吧?   我已經預先想好幾十個可能狀況。但是那小混混在我喊出話之前就馬上退開來,滿臉驚恐的連滾帶爬逃走。只留下我仍不知所以然的站在原地。   「不會吧?」   我有那麼可怕嗎?   垃圾桶旁邊有一隻狗翻找著垃圾桶,我噓了一聲引起他注意,那隻狗看了我ㄧ眼後不理我會專注的眼神繼續翻找食物。   「果然只是碰巧啊……」   那隻狗看到我也沒有逃開啊?那剛剛是怎麼回事?   我再噓一聲改試試看喚那隻狗走過來,牠不耐煩的轉頭要低吼,但是看到我的眼睛恍神一下馬上轉嗚嗚叫的朝我走過來。   「咦?」   我輕輕拍牠頭,用眼神給他指示,牠馬上照著我心裡想的翻肚子給我摸。   原來要心理給牠下指令啊!   「這……好像是……」   我忽然想到了邪惡的念頭,嘴角漾開笑容的回到店內。   老闆果然還坐在門口,我主動走過去跟他打招呼。   「有什麼事?借錢免談。」   「沒什麼,我只是有些事情想跟老闆您談談……」   我擺出最真誠的笑容。      「催眠?」   乙酉一付不相信的瞪著我看,豪不客氣的從塑膠帶掏出芬達咕嚕咕嚕的灌下去,他似乎已經把這種生活視為理所當然。   「是真的,我剛試驗過了,還不錯用。」   「你腦袋被太陽燒爛啦?」   我把一罐防曬油砸中乙酉的頭。看來我的投籃技巧在某些時候特別準確。   「不信的話要不要試試看?」   我用眼神專注的盯著乙酉,乙酉眼神對上我後突然恍然失神的倒下,我看他沒有反應確信自己成功,我輕輕掐手指發出聲響後他馬上清醒過來。   「就是這樣!」   「剛剛我站著然後突然倒下是你用的?」   「對,我讓你睡著。」   其實不用彈指用打的也可以讓你醒來,我有點後悔剛剛沒有給他趁機踹幾下。   「你沒對我怎樣吧?」   「我對男人沒興趣。」   我額角微微爆青筋。   「我們不是那種大批上場的嫩咖殭屍嗎?為什麼你會有特殊能力?」   「我也不知道,剛剛遇到一個混混我要他滾開他就滾開,我又轉頭過去看到一隻狗要他過來也馬上過來。」   乙酉到是用閃亮亮的眼神說。   「太酷了!你剛剛應該用這招跟那老頭拿錢的。」   「我用了。」   「啥?」   「到下星期他會忘了關於我們要還錢的事,讓我們繼續工作而且三不五時加薪。到時候我們拿到比我們借到的錢多四倍的時候就直接閃人到其他地方住。」   「你是惡魔……」   「想要討生活就必須如此。」   我面色邪惡的看著乙酉,乙酉嚇得顫抖。   「要準備去工作了,你自己生活自己看著辦吧!我不干涉。」   我對抖著離我遠遠的乙酉說到,不理會他逕自下樓。   「喂!等等!」   「喂!子卯」   「什麼?我很忙請不要浪費我時間。」   我用標準招牌微笑回望乙酉。   「我們一定要穿這樣嗎?」   「不然呢?」   我拖著粉紅香檳王托盤走著,輕輕扯緊領帶。   「我才不要穿這身奇怪的制服咧!」   乙酉不滿的指著身上的標準白襯衫黑背心制服,一付不適應的樣子。   「如果你這樣不喜歡的話我可以請老闆幫你換,最後一套女僕裝還有附貓耳、兔耳之類,說不定你會因此業績大增。」   「算了!那留給你穿吧!」   我會預留給你的,放心。   非不得已要走向那桌妝肯定厚的她家浴缸都不夠洗的老太婆,嬌聲嗲氣的朝我扭動身子朝我靠近。我想就算聽到雙子星大廈倒向這家破店我也不會抖的如此厲害,我滿腦子只希望不被她身上的香水味給薰到嘔吐。   「你是新來的啊!長的還真俊俏,帥哥你的名字叫什麼?」   「上官乙酉。」   下次想要服務請點名找他,謝謝。   「來吧先讓我開三瓶香檳王!」   「夫人您真是慷慨,唯有香檳王中最高級的粉紅香檳王才配得上您呢!」   配的上妳的錢包。   「你嘴真是甜,我還要再開兩瓶!」      「真是夠了!」乙酉倒在棉被中哀嚎。   真是夠了!乙酉你這金毛刺蝟頭給我躺在我剛賣的雜誌上,還滾到我枕頭上。   「給我滾開,這是我的床!」   「唉唷!讓我睡一樣又不會怎樣。」   他到是識相在我手中的酒瓶砸到他那顆刺蝟頭之前閃開滾到旁邊他的床,但還是給我在旁邊鬼叫哀號惹得我火大。   「你不要那麼危險好不好!我陪酒陪到快被酒淹沒了,讓我休息一下!」   「你要閉嘴還是被我手上的香檳王砸了?」   去你的,被你提醒我也開始暈了。   「你的酒量怎麼這麼好……我都快吐了!」   不到幾秒鐘我馬上直直倒在棉被上,昏昏沉沉的睡著了。      喂!搞什麼,原來你早就已經醉了。   吵死了!你這笨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