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nsoir╢晚宴會場★

關於部落格
Madame,Monsieur,Bonsoir

先生,女士,晚安









Nitro+CHiRAL系列主食









  • 1846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殭屍]殭屍服務03

  「啊啊!宿醉好難受。」   乙酉又是最先大聲叫喊的,他越叫只會讓我頭更痛。果然是精神特好的笨蛋,這時候還叫的出來。   「給我安靜點!」   「煩死了,我頭很痛啊!」   「我也宿醉頭痛,你不要再叫了!去樓下超商買一下解酒液。」   「為什麼要我買?」   「廢話,上次是我跑腿這次當然換人,小心我催眠你!」   「奸詐……」   囉唆!快去買!   「我要解酒液。」   「抱歉,已經賣完了。」   店員對眼前要買解酒液的高中生露出疑惑的表情。   「不會吧!……」   乙酉走出超商,腳步沉重的在街上移動。   下一間超商要再過兩個紅綠燈啊!乙酉心裡哀怨想著。   下一個轉角處,有一個女子蒙著斗篷,緊緊握著手中的十字弓,從牆角處偷偷望著準備要走過來的乙酉。   綺亞是殭屍獵人,這次是她第一次獵殺殭屍,但是在實習獵人中她的成績出類拔萃,所以才得以有提早出任務的機會。   一步、兩步、三步……那她推推眼鏡心中暗暗算準,空氣中浮動蓄勢待發的殺氣。      「算了,直接回去好了。反正不買也不會怎樣……」   失敗了!目標逃走。綺亞慌張的看了街上熱鬧的人群,這不是下手的好時機。   綺亞脫下斗篷後追出去,卻緊張的撞到一名男子,她慌張的低下頭道歉。   「抱……抱歉真是,對不起。」   「啊,沒關係。」   「我!我太緊張了,我不是故意的對不起!」   「那個……」   「真是太對不起了!……」   等到男子卻確實實的證明他真的沒事後,綺亞急忙轉過頭找尋剛才的目標。   但目標早就已經消失了。   「咦?人呢?」   綺亞,17歲女性,半實習殭屍獵人,第一次出任務跟蹤,失敗。   「沒有賣。」   「那你回來幹麻!」   我和那傢伙互扔枕頭。那個笨蛋,沒有賣不會去另一家?   「對了,我們這樣大搖大擺走出去買東西都不會有危險嗎?」   「你不是有擦防曬油?」   問這什麼話?不被烤乾不就得了?   「不是啦!你還記得那天在櫃檯,那白頭髮死氣沉沉的人跟我們說了什麼?」   「不就是說我們要死要活不關他們事?」   不就是告訴我們是沒勞保、沒健保的苦命勞工。   「那個,什麼獵人什麼?」   「笨蛋,我們又不是草原上的羚羊斑馬,哪有什麼獵人?」   「他不是說過『小心外面的獵人』?」   「唬人的吧!」   我拿起水杯喝水,發楞的看著水杯,卻看到水面有個亮點。   「咦?」   我扔開水杯,向後一倒,一把箭直直射向我剛才坐的地方,還兀自搖晃。   「你在幹麻!想殺了我啊!」   我嘲後面吼著,乙酉也慌張的朝我回話。   「我沒幹麻啊!剛剛那是什麼?」   乙酉和我同時轉向窗戶,破了一個洞的窗戶吹入冷冽的風。   「完蛋了。」   「要怎麼跟老闆解釋?」   這不是重點吧!   不必我們操心,窗戶馬上發出巨響破裂,從千百片碎片間躍出一個女性。   這種情節,是只有在漫畫電玩中才會出現的吧?   「殭屍編號0026、0027的上官乙酉和司馬子,目標確認,進行獵捕。」   一個約高中年紀的女生站在窗旁,大聲的對我們宣示著。我和乙酉完全楞住。   「你是誰啊?」   「我是殭屍獵人!」   她話還沒說完,箭比她的結語還快。我和乙酉大呼小叫的閃避他四處發射的箭枝,她大聲呼喊助長氣勢,我佩服她把在家打蟑螂的技巧發揮的淋漓盡致,快速的向乙酉發號施令。   「快跳窗。」   「跳窗?外面是三樓啊!」   「你要摔斷腿還是當箭靶?」   「讓我考慮一下!」   「由不得你!」   我和乙酉同時搶到空蕩蕩的窗沿,樓底下的人群像螞蟻一樣走動,汽車和機車響著喇叭呼嘯而過,腳底下呼呼的吹過冷風。   「你先跳。」   「不,你先。」   綺亞大吼一聲朝我們揮舞十字弓衝來。   「我先跳!」      殭屍有許多好處,我想老年不會骨質疏鬆也是其中一個優點吧?   「嚇死我了!還好腿沒斷。」   「當然,殭屍跟一般人不一樣。」   我和乙酉靜悄悄躲在防火巷的廢棄物旁,我暗自感謝老闆沒把防火巷勿堆積物品這句話當耳邊風,不然成是哪找的到這種天然屏障物?   「好吧!我承認,真的有那什麼殭屍獵人。」   「殭屍獵人幹麻的?」   「笨蛋!當然是要獵殺殭屍,剛那女的不是說要殺了我們?」   「那……以後我們都要持續被追殺了?」   「看來是如此。」   那死黑眼圈的沒給我交代清楚,要不是今天來了個明目張膽的笨蛋破窗而入,我們永遠也不知道有什麼獵人。   「怎麼這樣!……」   「笨蛋!你太大聲了。」   「在那裡!」   腳步聲好像是複數的,沒錯,總共三個人,總共三個和剛才那女的同樣衣服樣式的人。我敢說他們一定不是來店裡送啤酒的。   「快逃啊!」   「不用你說我也知道。」   乙酉首先衝出來,我尾隨在後深入防火巷內,後面腳步聲緊跟著我們。大概除了剛才那女的其他人都沒有長距離發射武器,而箭也應該被那女的用完了。所以我們只要繼續拉長距離就可以擺脫他們,要跟殭屍比耐力是不可能的,死人不會累。   「洛,你加快速度不要管我們。」   一個幽幽的女聲說到,接著衝出一個虎背熊腰的男子用電光石火般的速度超越我們,堵在我們面前,持著一柄巨大的戰斧紋風不動的盯著我們。   「來了個麻煩人物。」   「子卯!你不是會用催眠嗎?」   「對喔!」   「你不會早點想到嗎!」   我重新擺開陣勢,那叫洛的男人二話不說拿起戰斧往我身上劈下去,劃破空氣發出呼呼的聲響,我得要一邊閃躲揮舞的斧頭一邊想辦法接近他。   「牽制一個人了!」   「另外一個就交給我們。」   乙酉也被攻擊了!這下我們前後都有麻煩,慶幸的是他們後方也會顧慮到這個洛的斧頭不太敢靠太近。但是乙酉自己一個人對付兩人一定很快就輸了。   我也無暇管後面,我面前的斧頭險些擦到我的肩膀,已經削下我的一些衣服。如果再不快點的話我會被砍成碎片的!   「揮舞大型武器的時候,由於動作大所以露出的空隙相對的也會增多,你要仔細去看出他的動作。」   小說寫的好聽,但實際上又是一回事。這個洛也知道斧頭的缺點,所以用快速的揮動來補足空隙,我根本找不到一點缺點,事實告訴我們漫畫招式永遠是虛構的。   「靜下心來,用你的心去感受空氣的流動。」   以為我們是有蟑螂的觸鬚嗎?要是有的話我老早就可以爬牆逃走了。   「要把握機會。」   這倒是可以拿來當建議,我認真定下心來看著他揮舞每個斧頭的動作。      「要抓準那稍縱即逝的時機。」      斧頭在這一瞬間揮下,我來不及閃開的手臂就這麼被砍下。   「你太大意了。」   洛高興的看著他的成果,忽略的我已經躍上他揮舞的斧頭。   變成殭屍後我的平衡感異常的好,這也是其中的功能嗎?   斷臂有多痛?我都沒知覺了。   「睡一覺吧!」   我的眼神凝望著他,洛眼神由驚訝轉成昏沉,接著往後應聲倒下。   「真難纏,不過還是解決了。」我噓了口氣。   還有個大麻煩呢!   「那小子呢?」   剛剛到現在我忙著應付敵人沒注意到後面。   「子卯你這混帳,快來幫……忙……」   說完的瞬間,乙酉因分心而被箭矢貫穿心臟,在我面前僵硬的倒下。   「喂,你!」   我蹲下查看乙酉,他的呼吸很急促,在呼吸間不斷咳出鮮血,襯衫上染上一大片的鮮紅。   「太棒了,已經打倒一個!」綺亞歡呼的大叫。   「問題是洛也被打倒了。」   「什麼?」   綺亞越過我和乙酉,蹲在洛的身邊不斷叫喊。   吵死了!可惡,血止不住。   地上滿是乙酉身上溢出的血,連我身上的衣服都滲進去。我斷臂泊泊流出鮮血,在我們四周積成一片殷紅的血灘,我滿口鼻都充斥著鐵鏽般的血腥味。   乙酉的脈搏停止了,劇烈起伏的胸膛也平息下來,瞳孔放大,停止一切活著的徵兆。      乙酉你這小子!什麼都不會,只會張著口要我拿東拿西,連工作的時候打翻酒瓶也要我幫你向老闆陪罪。還天天賴床,都這種年紀了還要我用踹的才會起床,起床又會發脾氣跟我吵一架。什麼東西都扔到我的床上要我收拾,每天要督促你不要亂扔空瓶子也沒用,只要我離開房間馬上亂成一團……   但是,你死了我就是很不爽。   「我要為洛大哥報仇!」   「綺亞,不要衝動。」   綺亞抄起十字弓,搭上箭矢瞄準我的背中心,破空射出凌厲的攻擊。   憤怒會使人喪失理智,也不會注意到自己下手輕重。   我放開乙酉的屍體,閃開箭矢後輕鬆的跳上二公尺高水泥牆。綺亞見狀跳上四散的木箱攀上牆,等到她把十字弓重新瞄準時,我早就靈巧的騰躍到她身後。   「綺亞,快跳下來!」   剛才一直沉默的女子大叫。綺亞聽話的朝後摔下,跌落在散亂的箱子之間,呼痛的哀號。   被給逃掉了!我抓準機會尾隨著跳下,落在綺亞面前,用單手掐著綺亞的脖子逼迫她雙眼對上我。   她的臉色逐漸變蒼白,漸漸無法呼吸,她半閉的眼睛掙扎的慢慢張開,我要讓她嘗到和乙酉一樣痛苦的死亡體驗。   情勢逆轉,一條鎖鏈咻的飛來,緊密的捆住我上半身,我掙扎的扭動反而使鎖鏈越縮越緊。   是剛剛他們的其中一位同伴!綺亞也趁此得到逃脫的機會,喘息著跳開。   「謝謝你,西薇拉。」   「你太莽撞了。」   西薇拉扯緊我身上的鎖鏈,我踉蹌的又往他們走近一點,綺亞則架起十字弓,堅定的瞄準我的眉心。   這麼快就結束了?   在好久以前就死過一次了,這次我確信是真正的死亡。      我閉上雙眼。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