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Bonsoir╢晚宴會場★
關於部落格
Madame,Monsieur,Bonsoir

先生,女士,晚安









Nitro+CHiRAL系列主食









  • 1863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7

    追蹤人氣

[散文]高中散文歷程

 

萬載浮雲
(97高中散文第二名) 

  盤谷的精魄在渾沌間開闢了山陵江水,搖著筆桿筆耕的風流雅客踏過土地後留以動人的詩篇。
  昔人已去,黃鶴杳然,朝無萬載何況江水難留千秋,短暫有如白駒過隙,若蜉蝣朝生暮死,鮮少有綿亙無恆的事物。堅硬的磐石也能被水流切割為深壑,而水經注中的河流曲道也不知有幾道改變了風貌。更不用說人的死去也不過比花開花落長,而短於歲寒松柏長青。
  即使見到了今日的赤壁,也不是當年赤焰沖天的赤壁,隔了江水是小喬婀娜的身影靜候周郎歸,今朝只餘一江平淡水清;塞外無際涯的荒涼,綿延的城牆送走無數的遠征良人,黃昏胡騎塵滿城,但千萬個雜沓早在好幾世紀前就被風掃去,一片孤城萬仞山豈又有當年王之渙吟詠的巍峨?
  而人呢?處天地間若蜉蝣朝生暮死,區區一個血肉之軀任憑腐化後,任憑你昔日頂著烏紗帽或是葛巾、身著寒服縕袍,死去化成枯骨都是平等,任憑取了蓬萊仙丹生藥也挽救不了。諷刺的是煉製了水銀的仙丹,促成不少被喚著萬歲的帝王,提早西歸吉祥。
  可以說一切都轉瞬如浮雲,因為霎那最精豔的美不再,人死不復生;也可以說千秋萬載,因為山巒江水和人物皆永遠存在筆墨的記載和傳頌。
  山會無陵,江水會竭,瞬息萬變間有幸見到一座山脈最美的與光契合的角度,或是用錢塘江澎拜的湧起用大浪泣吼古代梟雄的壯志凌雲,而幾位詩詞文人有幸舞墨,把轉瞬的景色用文字鎖住,流傳到後世也聽得見浪滔的狂吼或見到蜀山棧道上險峻如登青天的絕景。紂王與妲己狂歡的酒宴仍在封神榜中見得著,李後主的筆桿當門閂鎖住一院的深深梧桐蕭條直到今日仍放不開,清明上河圖中仍見到古人遊市井的喧鬧停不下。
  可以聽見英雄活在眾人的口中,因為眾人傳訟著金戈鐵甲的英姿煥發,戰績不用誇張浮華的宣揚便人盡皆知。劍士俠客活在故事中,說書人在酒樓下擺起凳子開口朗朗道來千古以來的俠客多瀟灑,加油添醋一番再活靈活現的敘訴,一把劍揮去也有千種道義萬種變化。詩人活在自己或別人的詩歌文賦,寄情於山水是種態度裘馬頗清狂是多麼豪放,一步一腳印踏下如墨痕在紙上揮灑成一片斐然的文章。
  就這麼輕易的,只要一隻筆桿,即使所有如痴如夢如醉的良辰美景不在,但不用息壤和柳鞭,用一張文案,死去的艷麗如今也活起來。
  只要我動筆,把幾把如絲的細雨織就了一首短詩,雲雨的變化轉瞬結束,但光陰荏苒,重新翻出那份文稿時,還能見得到文字以相同的角度落下光鍛般的雨,如絲、如銀,如螺祖掐起而霏霏落下,不長過指的雨卻比江山長。而我也就憑拙劣的文筆描人物的形象,悲歡情仇在文中鮮明可見,沒有任何虛假的累贅飾詞,把思緒掺上點對話,再用筆墨像收入釀酒的醰般珍藏。
  文字就是這麼一種東西,濃縮的字句鋪張開來就像茶葉的舒張,千百種風味蕩然於紙上,而沁香盈滿心懷的悸動,能得以推敲昔日的風華。雲遊見攢蹙累積的山景,讓後人能從詩文中得知那霎那西山的特出;戰爭中車錯轂兮短兵相接彷彿還能聽見廝殺的吶喊,耳膜被昔日楚國的戰場鼓譟刺激;閨怨的辭悠悠低訴怨婦娥眉蹙起的憂愁,一同和黃鶯兒窺見了夢醒的惋惜。
  文辭傾訴一片景色遼闊,也流傳了形色千種和百樣情愫。
  這就是為什麼我操起了筆桿,自己眼見的美景還是文字遠流長、人的韶光易逝而詞文不損,這世間一切太快的時候,只有文字仍默默駐留在自己的時代。
  脫離了女媧的柳枝,人類徘徊在亙古的朝代更迭,轉瞬的萬物被時間的浪潮拍打,在一聲驚嘆後背後──
  有的人,用種形式,寄浮雲於萬載。
 
-------------------------
 
咖啡店

(高中散文第三名)

  以前補的家補習班在搬了第三次地點後,最後一個地點才申請立了招牌。
  一個補習班附近有了供飯食的和交通通勤便利就稱得上個好字,這地點可比前幾個勝了不知多少:下樓有便利超商、穿過馬路對面就是早餐店、早餐店旁是公車站班次又密集、再遠一點又有便當店,方便得很,上午的唸書時間完了只須走幾步路就有午餐的選擇。中午時間一夥人同個班的下去就往便當店點菜,打包了一夥鬧哄哄也不是回去補習班,全都窩去了家咖啡店。
  店的名字叫瑞菲爾,但是沒多少人管它叫什麼名字,反到只記得有個大學畢業服兵役不久的年輕老闆,還有一隻叫兔兔的米克斯黃斑母貓,直接稱這家叫兔兔老闆的咖啡店,簡單實在。
  這家咖啡店奇小,大不過三坪,狹窄的吧台外就三個座椅,老闆有這能力把這佈置別翻有風味,木頭色調溫潤,裝飾別有風味的掛畫和時鐘,舉凡流理台和架上的杯盤皆是不染塵污,嶄新的咖啡機發出刺耳的運作聲後從管口涓涓流出深褐色的液體,咖啡香的味道比外頭的連鎖咖啡店香上得多,外頭的咖啡香總是混上隔壁桌的刺鼻菸味,坐在吧台上打發等補習班開門或等下半堂課的時間,可悠閒愜意的很。
  這裡比鄰馬路卻沒煙塵味,店不知不覺間切割了一條分隔線,割出了車水馬龍的馬路和享受悠閒的角落,這種位置反而能體會在急速奔流的城市旁的一小片寧靜。老闆人可客氣的很,任憑大家「撒野」都不介意,國中生不愛喝咖啡,大夥或是站著坐著,吧台上每人點杯調製的綠茶紅茶就坐上吃喝起自己的午餐,甚至老闆有時看著我們經過問上去買哪家,遞個零錢吩咐上要我們順帶買,幾分鐘後又是一群在吧台上吃喝,而老板也跟著消化相同的菜色。
  老闆完全跟我們搭上,天南地北聊什麼起個頭都接得下去,店裡的電視機隨我們轉頻道就從新聞聊到卡通,而店裡的招牌兔兔不是不見蹤影就是蜷在吧台上占個地盤,任我們撫摸也只把眼瞇成一條線,惹毛了也只彈簧似的從吧台跳下一溜煙跑走。店裡的常客也和大夥兒熟,其中還有名來台工作的外國人,因為那外國人讓我在那暑假能自在跟外國人流暢交談──他的中文流利得很。
  那年國三週休和暑假幾乎是天天都得窩上那邊一次,和老闆熟絡就像多了個大哥,他的飲料條的也解暑,尤其水果茶喝的可甜又清涼,有時奢侈點還可以配上蛋糕甜點,轉到旅遊頻道後邊看邊心不在焉背單字,有時晚上爸晚來了也坐上去等。有次晚上天涼,在吧台上搓手時,老闆主動遞了杯熱茶。
  「不用收錢啦!這請你的。」老闆說了,沒零錢的我也感激的喝下了,夜晚霎時暖了。
  那年暑假結束後,高中後我還有陣子繼續補,但原來的老闆已經替換成位溫和的太太,一時不習慣換了老板的櫃檯和少了兔兔的吧台,但那新女老闆溫和謙恭的態度讓我很快就習慣,習慣畢竟這是人最擅長的事。
  「老闆他啊……好像要休息一陣子,他真厲害,我跟客人沒辦法像他那樣容易聊起來。」女老闆說著,帶著點煩惱的笑著。
  已經和她聊開了的我只能建議說,會習慣,因為那年的我也在學習習慣新環境、新的高中。
  那些時日比起之前短促得多,因為半年過後我也沒再補了,也只有在從下一家補習班走路回去的路上打個招呼,剛開始還會買杯再走,後來連路也不會經過了,也沒機會和那女老闆說上幾句話。
  後來呢?後來能見到那家咖啡店就是在公車上了,公車靠暫時窗口可以看到間狹小的店面,女老闆之後似乎是換年輕夫婦,之後是個年輕女子懶洋洋在流理台發呆,外頭貼上月來越多花花綠綠寫上新品的紙張,在那之後……
  我習慣性的轉頭,看著裝後有一點熟悉味道的咖啡店,一台突兀的果汁機立在台上,和突兀的電鍋貼著茶葉蛋的字條,以及個更突兀的中年人穿著汗衫翻閱著新一期的壹周刊……然後我習慣性的轉頭。
  那年消失的,不僅僅是咖啡店。
 
--------------------------

日記

(98散文第二名?)
 
  說不上這行為有什麼意義:在記事本上寫上日期,俱細靡遺又或是輕輕帶過一日的記事,費了一些時間紀錄發生過的大小事情又極大的機率從此不再翻閱。當看著以前龐大的日記量,也不知道這些留之無用、又棄之可惜的東西除了在角落給灰塵附著之外,還有什麼用途?
  這答案不明瞭又無法反駁。
  或許該說是享受親筆書寫出思路的流暢,且每日難免有些值得留戀回味的另一番滋味,於是在筆尖磨出了一日為篇幅主角為自身的故事。可以試看流水帳的記事、也可以挑戰以詼諧的口吻闡述,而當直接擱筆不寫時便是那日實在差勁到不值得用任何文筆琢磨。而當翻面書寫時,前一頁的故事就走上結局,那也就像隔夜的茶水不值得再度回味。
  當日記有了新的形式呈現,那簡直是顛覆了所有刻板印象──幾乎是人人各自擁有一個部落格的時代,眾人改以鍵盤的敲擊代替紙筆的摩擦聲。螢幕羅列出了依日期排列的文章,可以有成千上萬的人過目你的生活常態,而許多人也樂得讓陌生人藉此貼近自己,和形色的陌生人交流、往來、聯繫。日記不再是私密藏起的個人紀錄,而是暴露在大眾面前;而埋住過往時光的不是累積的塵埃,而是一排整理出的文章資料夾。平日你絕不容許別人碰觸你日記的私密,更遑論留下幾筆。但是你會樂得見上更新的人氣指數和新的留言。
  不知為何,這和我腦海中日記的印象很疏離。
  依然是慣性作祟,不知道換過幾個部落格,如果網路也可以堆疊塵土的話必定累積個厚實,那些沒在跳動的網頁數字也明示不相往來的心態。那畢竟於我是私密,如果連日常都要謹慎地挑選記錄在日記上頭,那還不如別記錄了。況且耳聞或目擊過因為布洛格打上的無心話語而在背後傳訴流言蜚語,別人當你的故事如劇碼,視你的文字下評斷,你連最後一點發揮的空間都要被評比打分數,又何生活記錄的樂趣可言?
  於我的日記寧像史冊,只把第一人稱當作一個角色客觀的紀錄,卻又有劇本中的口白橋段摻雜個人話語,沒有歷史紀錄的沉悶富有參考價值,卻也不至於是整篇的無病呻吟或自我中心。史學家也不這麼來著?只不過以一朝為一篇幅,以一國為一體,昔磨墨今我執筆,編出規模懸殊的書記。書頁層疊日子的朝朝暮暮,藏滿架子的勞燕來來去去。
  以古為鏡知興替,而日記收錄了過去的我以得明失。史官在過往的歷史教訓提出改革的建言,而我在歲月漬黃的書頁閱讀到青澀的狂妄。完結的日記在隔日只覺親臨了劇情了無新意,如隔夜冷茶般無味的故事卻在幾年後散發出懷念的芳醇。常在打掃時後忍不禁地翻閱回味,正因為過去的話語生嫩的令人莞爾,才能知道相較現在的自己有如何的新意。
  像是閱過一座座墓碑,手書的日期像篆刻的忌日,完結了一篇故事就埋葬了昨日。我在閱讀我的銘文時而知道活在當下,縱使未來是未知的篇章,也將在明日以塵土封棺。過去已躺在字裡行間無法復生,知道了過去的愚昧和無知,便是知道今日又敞開了另一面的視野和心態。
  面對滿架的日記,我又重複把一本本歸位。
  一日生死一隻蜉蝣,三旬盈滿一彎月牙,一季交替蓮蓬和荻花,數代斷送歷來的君王。
  一篇日記埋葬一抹訕笑和一回故事的篇章。

-------------------------

成長

(98高中散文第三名?)
 
  孵化是種成長,成長也不會只有一個現階段的事,可能有多次蛻皮的過程。把過去的失敗或挫折像舊衣退下,準備最後階段的化蛹。
  而化成蛹,通常是一生中最關鍵的轉捩點。
  像繭,必須抽出體內的絲把自己搏住。被困在名為「考驗」的繭中時,身心便面臨轉化的時機,被困住的時間或是冗長或是須臾,而掙脫解開了束縛時也同時代表著通過一次磨難,而經驗促使你成長。除了少數含金湯匙出生的人可以在不知何謂「艱苦」中順遂過活,不可避免多數人就像蠶不能喝止吐絲作繭、曇花不能停止凋零前的綻放。命運安排好一場場磨練來促進你生理和心理邁向下階段。
  用蟲或花朵比喻嫌簡單多了,畢竟季節催生的花開花落和羽化之於蟲類只是生理外型單方面的變化。但人類該煩惱的是在裹在社會化造成的磨練下,該轉變的生理和心理兩方面。
  人類的生理發育常是和心理發育呈現不平衡的兩道曲線:小的時候總是擔憂生理趕不上自己急著成熟的心理,有如被困在年幼外貌的外殼中,急著想跳往下個步驟卻得按部就班的不脫離現階段的順序。而長大後更多的卻是喝叱著生理的步調太快,跟不上該有的心理層面,還不甚成熟的心理太快面對社會的驚滔駭浪。
  什麼時候成長的心理和生理能夠和現實中的條件相符合?不會在你有能夠負擔的能力時不被認可,或是該獨自面對挑戰時畏縮得尋求庇護?
  人生的階段被佛洛伊德或艾瑞克森切割且賦予各種學術性的名字,不管被何種名義稱呼,對個人而言何時才是進展到下一階段是沒有學者可以量身打造的。我們不知道何時自我會被啟發而有豁然開朗轉了心境、或是陷入渾沌之中不住的在自我認定中徘徊、該有怎樣的思考面對發育現在這階段的自己總是要不斷的調適,調適自己以好適應這個世界。而現實中你必須愈趨成熟的契機常是有如電玩中突然觸發的劇情,差別就在人生沒有攻略手冊,機會、危機、命運是不會等到你有心理準備好時才觸發的。
  這不是你願不願意或能不能的問題,而是世間依舊,可是時間還在轉動,不會在乎你心理和生理多麼不平衡和難受。各個年級間的升等測驗段是最典型的轉變,不光是定期以年級數字代表增加了年歲,也是分層不同階段需要的不同態度面對考驗。這些考驗或是有預感或無預警的襲上你,而每一場都不容許你在挫折中落敗或逃跑。成長就是一場場在繭中和自己的戰役,戰勝的人才能更融入這世界。
  研究心理學會讓你不禁欽羨了曇花和蠶繭,聽起來人生就像是場你死我活的沙場,但其實更糟──是個永遠結不完繭、掙脫不完舊軀殼、凋謝又再綻放的過程,阻止不了、平衡不了、不能投降也沒有勝利。
  即使如此,人們都在成長──蛻變自己,摧毀昨日,迎接挑戰。



------------------------


看完的人快跟我拿獎品

因為連我自己都沒耐性在看一次檢查錯字了(正色)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