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nsoir╢晚宴會場★

關於部落格
Madame,Monsieur,Bonsoir

先生,女士,晚安









Nitro+CHiRAL系列主食









  • 1846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HOLiC]閏月。上

  早晨異常的昏暗,空氣都陰暗灰沉,連穿上制服拎起書包的動作都要小心不要被壓的昏倒下來,暈眩嘔吐的感覺一直纏繞著我。   街上沒有任何行人,我緩慢的扶著圍牆行走,噁心的感覺要淹沒我的感官。像被墨黑色的泡沫淹沒肺部,整個咽喉都是汙濁的味道。   明明知道這種症狀只要找他就行,但是我滿心的不願看見那個人的臉。   呼吸急促,汗水滑落到下巴,我張開口努力呼吸。   呼……   我張開口呼吸,努力想把空氣擠入肺裡。   哈……哈……   呼吸困難,我支持不住……   「喂。」   不適感像煙霧般迅速消散,我知道又是因為那個人原因。   「你跪在路中央幹麻?」   「少囉唆!我怎樣你管不著吧?」   我就是厭惡他的那張臉,那張看了心情就會不爽的臉。   「如果你的興趣是那樣的話我是管不著啦……」   「我怎麼可能會有那種興趣!」   囉唆,今天運氣不好和他一起上學,雖然說我很感謝他把不適感去除……   「剛剛又被怪東西纏上了吧?」   「什麼?」   「我說你。」   「今天天氣讓人不舒服而以。」   「是嗎?」   他蹲下碰觸我的額頭,我不願的向後退,但是他 強勢的把手往前硬是押上我額頭。   「沒有發燒……」   「放開啦!」   我連連後退,臉頰微微發燙。   「幹麻臉紅的這樣?」   百目鬼瞧了我一眼,提著我手臂拉上來。似乎預料到我會掙扎施加了力道讓我不得不順著他起身,但不至於捏痛我。   「再不去學校的話可能會來不及的。」   「要你管……」   今天真是令人厭惡。   「四月一日同學你還好嗎?」   小葵探頭看著坐在他旁邊的我,我全身無力的癱軟在桌子上。   「要不要去保健室休息一下呢?」   「不用了,謝謝。」   啊啊!如果這一就可以賺到小葵的關心那我生病多少次都沒關係啊!   「不要勉強唷!」   我吃力的轉頭微笑。      第一節課我開始又感到不適。   整個上午我昏昏欲睡。   中午午餐時間我沒有食慾,趴在桌子上休息。   下午時間我一直意視不清。      「鬼月快到了啊……」   侑子小姐一貫的端著酒杯,不耐的用扇子搧走熱風。   「鬼月?」   「中國人七月中旬稱之鬼月,這段期間鬼門開的日子陰氣會比較勝,這也難怪你會這麼不舒服。」   「可是以前到這時候並不會這麼的不舒服……」   「因為今年是潤七月。」   侑子小姐放下酒杯。   「照農曆的曆法來看,每十九年一次循環,為了不讓節氣有所允亂老主宗們訂出了這種曆法。」   「那麼……」   「你最好最近小心一點。」   侑子小姐難得擺出正經的神色。      雖然這麼說,但是不詳的氣息仍逼的我很難受。   幾乎無法正常生活作息,連空氣聞的就想嘔吐。   「喂。你沒事吧?」   百目鬼站在我旁邊問著。   「沒事……」   雖然我很不想承認,但是待在他旁邊就是會比較輕鬆,這天生體質的牽連真是令人厭惡,好像非得要我離不開他一樣。   「最近鬼門開了,自己注意一點。」   「不用你說我也會注意!」   最近他找我的次數增多就是這個原因吧?   就算再怎麼掩飾,其實心底還是有些許盼望,下課時看到他也是會微微高興,我仍倔強的認定是因為和他在一起身體會比較輕鬆。   「我先回班上。」   刺耳的鐘聲在上方噪響,那種暈眩感又像毒藥一點一滴腐蝕神經。   「下節課來找我……」   我已細小到幾乎聽不見的聲音說著。   「這倒是你第一次主動提出要求……」      腳步聲混入眾人的步調,吵雜的令人難受。   也不知道是為了那陰鬱的晦氣,還是某人的離去而難受。      「我要出遠門一陣子。」   「什麼?」   我驚訝的提著托盤,一旁的酒瓶滾落。   「最近那個世界有異狀,我必須離開一陣子。」   侑子小姐悠閒的撥弄酒瓶,透明的酒漿映月光像銀線般垂到地上。   「我不在的期間你會很危險。」   「危險?」   侑子小姐輕輕提起我的下顎,曖昧的挑眉道。   「我不是說過,四月一日是妖魔的美食嗎?」   我看先被妳吃掉吧!   「所以說要找個安全的地方才行哪!」   「?」   「四月一日在我回來前就住在百目鬼同學他家吧!」   「什麼!」      搞什麼!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