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nsoir╢晚宴會場★

關於部落格
Madame,Monsieur,Bonsoir

先生,女士,晚安









Nitro+CHiRAL系列主食









  • 1846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holic]閏月。中旬

  「如果她這麼說那也沒辦法。」   我提著簡單的行李來到百目鬼他家的寺廟,百目鬼已經在門口等候我。   「剛剛他在電話中提到說要我好好照顧你。」   真是的!說的好像把我當寵物丟到別人家暫時寄養一樣。   「還有他家寵物給人添麻煩了……」   「你說什麼!」   我氣憤大吼,手中行李重重落地。   「可惡,為什麼要跟這種人住在一起……」   「喂,再不進來我要關門了。」   「給我等一下!」      經過一段長長的迴廊後,百目鬼帶我到其中一個右手邊的房間,裡面顯然已經有稍微打掃過,在這房間也沒有異樣的感覺。   「你就先暫時住在這間,我的房間在外面走廊過來第二間,廚房和浴室在走廊右手邊,不要迷路了。」   「誰會迷路啊!笨蛋!」   我氣呼呼的把行李扔到一旁角落,攤成大字型躺在地上。   百目鬼家中的感覺清淨多,大概是他祖父在某些角落貼了符咒辟邪的關係吧?   看來真的是不用在困擾了。   「去洗個澡吧!」   櫃子裏面有放著換洗衣物,我隨便拿起一件和服往浴室走。   熱水薰的讓人醉醺醺般,水包覆的感覺讓人放鬆,卸下一切防備被溫水包圍。   為什麼有這種體質?   從什麼時候開始會吸引妖魔?   為什麼不能過正常生活?   不知道是不是睡著了,等我醒來時水已經變微涼,我嘩啦一聲站起水順著身體流下,沿著腳步滴下。   披上浴袍後我散步到庭院,驚訝的發現百目鬼正拿著一把大弓練習射箭,我忍不住駐足觀看。   百目鬼強健的體魄應該就是靠射箭練出來的吧!手臂發出的力道扯開弓弦,破空凌厲的沒入樹幹,只餘箭尾裝飾性的擺盪在樹幹上,即使樹幹上已插滿許多箭羽百目鬼也不顯疲憊姿態。   「好厲害……」   可惡,同樣都是男的,為什麼百目鬼就是那樣子強壯有氣魄,而我就身體孱弱,整個氣勢就差那麼多。   「……你站在那裡回著涼的。」   百目鬼不知道何時已經回頭注視我,我不滿的別開頭。   「又沒關係,看一下又不會死。」   「泡冷水澡可不好的。」   我脹紅臉。   「你……」   「進去那麼久晚飯都涼了,該不會在浴室裡睡著了吧?」   叮咚!答對了。   「……要你管。」   我重重踏步離開走廊,到飯廳時發現晚餐已經擺好在桌案上。   看起來還不錯,我馬上坐下來夾起來吃。  百目鬼倒是很自然般同我ㄧ起坐到桌旁。   「喂!」   「幹麻?」   「你為什麼會跟我一起吃啊!」   我對著面前的百目鬼,不滿的嚷嚷。   「我都是在練習後才吃飯的。」   百目鬼逕自夾著飯菜。   我快速的掃光碗裡的食物,起身要回房間去。   「明天換你了。」   「什麼?」   「作飯啊。」   「你沒資格命令我吧!」   「你不是借住這裡嗎?」   「嗚……」   可惡!利用我這一點。   「茶泡飯。」   「不要給我點菜!」   我生氣的踱步回房間,倒在鋪好的棉被中。   我從以前就很討厭鬼月。   不光是那期間會特別的不適鬱悶,而且更多死去的亡魂在街上飄盪。   小時後對著大人說著那些恐懼,大人們笑一笑,拍拍著頭當作玩笑不理會。   你們看不到嗎!我哀號著身後追逐的鬼魂。   濃稠黑色的夜晚逼近時,各種大小不一的眼睛緊迫的盯著我,漸漸露出不懷好意的笑容,像是要舔舐著即將要享用的佳餚。   走開!   手腳被冰冷黏膩的物體裹住。   不要過來!   頸部被纏繞著,恐懼隨汗水滲入毛細孔。   不要靠近我!   我躲在棉被中緊緊裹住身體發抖,在我眼前的被子掀起一角,我和一個圓睜邪惡的眼神對望。      不要!      「喂!你還好吧。」   我猛然張開眼睛,汗水已經溽濕身下的床單。   是百目鬼,他的手放在我肩膀上,剛剛是他搖醒我的。   「做惡夢?」   我兩眼無神的望著地板,他撥開我額前汗濕的頭髮。   「嗯……」   我側身把臉埋在枕頭中。   「沒事……」   「是嗎?」   「嗯……」   我用袖子遮著臉孔。   「我不太放心……」   「跟你說沒事了。」   百目鬼拿開我的手,即使撇過頭還是被看到臉上微些濕潤,   我別開頭抹掉眼角的眼淚。   「沒關係。」   「真的?」   「嗯……」   百目鬼轉過身。   我不知不覺抓著他的袖子,百目鬼沒有甩開,靜靜坐在我的身邊。   今天的夜晚很涼,很讓人安穩。   我就握著百目鬼,心理意外的平靜。   已經多久沒有這樣子靜靜的睡一覺了?      醒來後第一眼睜開來,百目鬼的臉就面對著在我眼前,而且距離近的聽的到他的呼吸,我的左手不知道什麼時候從抓著他袖子變成抓著他的手。   「啊啊啊─────」   我連忙甩開手退開,百目鬼倒是慢條斯里的起身。   「怎麼?」   「你為什麼睡在我旁邊啊!」   「不是你昨天拉著我的嗎?」    啊啊啊─────!     可惡!   我站在廚房奮鬥著,心理被一團亂糟糟的想法搞得腦筋打結。   現在想起昨晚的事真的事有點尷尬,昨天晚上一定是頭腦睡昏了才會那樣!   「嗚哇!好燙好燙!」   一不小心被鍋子的邊緣燙到,差點鬆手讓鍋子落地。蒼白的手指上面印出殷紅的印子微微滲出腥紅的血絲。   「怎麼?」   「我沒事!」   百目鬼沒事你不要進來亂啊!   像是沒聽到我的話一樣,百目鬼逕自抓手我的手查看,關掉瓦斯就抓著我手到水龍頭下沖。   「你連燙傷都不會處理嗎?」   「當然會啦!」   我一直想抽掉百目鬼手中我的手,但是他硬是緊抓著不放手。   「笨蛋。」   「你說誰是笨蛋啊你!」   他不理會我自顧自的按著手指,手指在冰涼的水下沖洗漸漸不再疼痛,我想一方面也是因為我臉火燙的轉移注意力。   手指上已經貼好ok繃,我動了動手指發現還是會有些微微刺痛。   「小心一點。」   「少囉唆!」   我生氣的揮舞手,百目鬼轉身不理會的自己走出廚房。   我厭惡我自己在他面前的態度!      「吃那麼快小心噎到。」   相對於百目鬼的慢條斯里,我簡直就像把生氣發洩在食物上面大口咬下。   我想趕快離開這種尷尬場面。   「我吃飽了!」   「等一下。」   「幹麻!」   我回頭。   「等一下要一起去學校,你這麼快也沒用。」   「喂!為什麼要跟你一起去啊!」   百目鬼繼續夾他的味増魚。   「不要忽視我的言論!──」   「……走太快了吧?」   百目鬼跨幾步後走到我右手邊。   「要你管!」   我故意走大步一點跨大距離。   「你到底在氣什麼?」   「沒什麼!」   百目鬼上前拉住我的手臂,迫使我轉過身。   「你到底在幹麻?」   「放開啦你!」   我忽然腳下痠麻,整個人跪了下來。   「怎麼了?」   頭暈,另一種截然不同的噁心感覺迅速蔓延。   黑色逐漸佔據視線。   「喂!」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