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nsoir╢晚宴會場★

關於部落格
Madame,Monsieur,Bonsoir

先生,女士,晚安









Nitro+CHiRAL系列主食









  • 1846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巖窟王]December twenty-first

    巴黎的十一月已有冬意,十二月已經四處覆蓋濃厚的白雪。   那裡也不例外,外面的寒冷氣候也像母親般輕柔的蓋上一層地毯般純白的雪。   雪浸到靴子裡凍得雙腳顫抖,在雪地前進的速度因此變的緩慢。腳印在地上排列成一道整齊的白色痕跡。   黑色的柵欄在左右無限延伸出去,銳利的尖頂矗立指向不斷落下雪的天空。我呆望一下,呼口白煙後繼續朝著裡面前進。   「喀沙……」   走過一個又一個不同的石碑,雕刻不同的姓名,數不清上面有多少名字,不同的墓誌銘敘述著這個人的一生。   最後我在它面前停了下來,不管過了多久,我還是依然不習慣看著它。   那是一座不起眼的墓碑,唯一和其他墳墓不同的,就是上面刻的姓名和日期。和其他堆滿花束的墳墓相比,堆滿厚雪的墳前顯的特別孤單。巴黎的人注重爵位,當然沒有人會在意這沒落貴族的墳墓。   「我回來了。」   我拂開十字架上層層堆疊的白雪,露出底下刻寫端正的字體。   Franz   我回來了。   我找不到什麼好東西可以給的,我把幾個在雪地找到鮮紅如血的漿果放在墳前。尤珍妮以前說過別人都送花給對方的,但是我就老是只會摘些果實給你,大家一起圍在草地上吃。   你一定會狠狠責備我吧!其實我曾發誓過不要在這段期間被回來的。   現在我每天發瘋似的努力用功,考上了外地不錯的學院,我正在朝著未來的外交官前進,可能以後有辦法擔任與帝國外交方面的工作。   為什麼呢?很可笑吧!這原本應該是你努力的方向,對我來說更是遙不可及的方向。想當時你志氣滿滿的朝這目標前進時,我還只是個成天窩在溫床裡不識世事的大少爺,也許是想把那些愚蠢的自己填補過去。雖然成績到目前為止都很不理想,更是常常跟不上同年的程度。但對我來說只要日以繼夜的瘋狂沉溺在書本間就可以停止思考,就不會沉淪到那些回憶裡面,也許這只是逃避的行為吧!   我有可能再過幾年還是一個一事無成的笨蛋吧?這些年來我說不定連一點進步都沒有,跟當年那笨笨的小夥子沒兩樣。   回憶常常就像齒輪,可能在你在樹下發呆時、在機車上乘風呼嘯時、或是某個寂寥深沉的黑夜裡突然的開始轉動。我在某夜床上無法自主的淚流滿面,我哽噎著,受不了,我好想見你。   於是,我回巴黎了,我沒有告訴母親,也沒告訴尤珍妮,自己一個人拎著簡單的行李搭著太空船回來到巴黎,即使我知道這筆可觀的旅費會使的我這學生近期內很難熬,但是還是回來了。   我躺在積雪清除的石版上,即使我知道這很愚蠢,但我仍深深回憶當我用力摟緊你時那手臂裡的溫度,我記憶猶深。   就像當時一樣吧?我抱著你,不管怎麼用力的抱緊,臂彎內的溫度還是逐漸冰冷。只是我記得,比起現在這冰冷的石頭,你那逐漸寒冷的身軀更是直叫我打冷顫,被雪水染濕的襯衫更比當時染紅的鮮血滲入更多寒意。   過了一小時、兩小時、三小時,我閉上眼不覺時間過去,像是在懷抱中熟睡的嬰兒般躺在石碑前面,但是即使氣溫再怎麼冰冷,我身體仍是火燙的讓雪融化成水流到墳旁土壤中。   意識究竟睡著了呢,還是清醒著?   你說呢,法蘭茲?   過了六小時,我身體還是溫暖的,你墳旁甚至有一叢小草有活力的生長著,葉片是像你一樣的金黃色。   是你啊!法蘭茲,我笑著說。   這麼多年了還一直是你照顧我,我真是個長不大的小孩啊!   衣服和襪子已經被融雪泥濘的土地用髒,我不在意的拍拍身體站起來。   還好,見到你我沒有如預期的淚水決堤,哭的無法自拔那般,不然我會很煩惱我見到你時會不會就此打住不再前進?但我只看到過去的回憶立這裡,看到你,我反而更相信,我要把過去的錯誤自我就此抹滅掉。   我要連同你、父親、還有伯爵的份一起活下去。   就像伯爵的遺言,我不可以死,我必須記住你們的名字。   即使我可以停留到三天,我今天就要搭午夜的班機走了。   再見,法蘭茲。   下一次見面,我不知道又是一個怎麼樣的我。   到時候一定又會被你臭罵一頓還是一個不長進的小鬼頭吧!   少年輕快的沿著方才的路徑走出墓園。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